魏德聖、鈕承澤野台開槓,兩人自嘲殉道者VS賣國賊。



魏德聖與鈕承澤,是近年台灣電影票房最好的導演,卻也是最具爭議性的導演。魏導苦熬多年籌募資金,堅持拍出台片不敢夢想的高難度題材,苦行僧作風卻讓許多人看不順眼,認為他總以殉道者形象打悲情牌。豆導任性的孩子氣讓他處處被人討厭,許多人堅持不看他的電影,軍艦事件更讓他在網友口中成了不被原諒的賣國賊。但當無能的政治人物讓台灣人不敢相信明天會更好,頻傳的食安風暴讓台灣陷入空前的信心危機,這兩人決定站出來分享他們的心情,因為他們都曾在人生的谷底時,堅持絕不放棄夢想與勇氣。

這場野台開槓,來自於兩人本周一次深夜暢談,因有感於當下台灣人對於信心、信念與信任的嚴重喪失,希望從自己一路走來的個人經歷談起,與大家分享怎樣在沒有任何人看好時,堅持完成自己認為該作的事。在雙方團隊的迅速執行下,發揮了台灣電影最擅長的游擊戰力,在短短不到四天時間內促成這場對談,於九月25日周五晚在大安森林公園音樂舞台風雨無阻登場。因近日驚爆全台的餿水油事件,讓許多長久為大家信任的台灣老字號品牌中箭落馬,因此現場將發放部分品牌糕餅送給現場觀眾作為小禮物,希望大家再給彼此一次機會,因為只有願意相信別人,才有可能重拾幸福的感受。

魏導與豆導對於彼此為何被許多網友討厭,其實頗有見地。魏導分析豆導被討厭的原因:「因為你總是表現出一副公子哥的樣子,別人就不喜歡那種屌屌的樣子啊。」豆導則反嗆:「因為你都是一副殉道者的形象啊,好像所有人都應該挺你。」宣傳人員委婉提醒:「其實網友對豆導的標籤並不是公子哥,而是賣國賊。」魏導說:「我也是都被冠上賣國賊啊。」豆導大呼:「但大家一定會認為我就是賣國賊啊!為什麼他就是殉道者,我就是賣國賊?也許大家到了現場會發現,原來其實兩人兩者都是。」對於這些標籤究竟是否真的「名符其實」,兩人都準備好回應任何問題,現場開放觀眾發問,歡迎對他們很有意見的民眾當場對他們嗆聲。

這兩位導演雖被當成賣國賊,但當華語電影圈一窩蜂前進大陸搶賺人民幣,魏德聖與鈕承澤卻成了少見的異數。魏導堅持挖掘台灣電影不曾碰觸的歷史題材,以回收難度高到嚇人的資金規模,在銀幕上留下一段段屬於台灣自己的動人故事。豆導執導的《軍中樂園》,選擇了一個在中國很難上映的題材,卻仍堅持以最高水平重現歷史刻痕,為逐漸被遺忘的族群留下記憶。魏導的每一部電影拍的都是台灣,卻常被質疑「親日」;豆導的《軍中》連在大陸都沒上映,卻也被咒罵「親中」。常被意識形態決定一切的台灣,讓他們一路走來常感無力與疲憊。如今《KANO》本周二度上映,《軍中》距離回本仍有極大距離,但他們想聊的卻不是電影。背負著台灣人給他們的標籤,他們仍想從標籤下探出頭來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。

魏導拍片雖努力,但作品在自己的土地上卻永遠都要經過各方的意識型態審查,他說:「台灣人已經什麼都不相信了。」每次座談都有人問他:「你為什麼每部片都跟日本有關係?」他認為他作的明明是這樣的事,台灣觀眾卻非要去往那一邊想,是因為大家對自己的自信心不足,因此老是要去質疑別人親近誰或恨誰:「好像我必須要恨他,才能跟你作朋友。我哪一部片跟日本有關係了?我每部片都跟台灣有關係。明明講的都是發生在台灣的故事,為什麼你不認為這是台灣人的歷史,而是日本人的歷史?拍國民黨時期的台灣,就變成是中國的歷史,拍日據時期的台灣,就是日本的歷史,那你告訴我:台灣還有哪段歷史是屬於自己的?人沒有歷史觀,你怎麼會有存在感呢?」豆導聽了笑說:「聽起來你比我還慘。因為我們都被偏見、出身與意識形態綑綁,這就是我想講的核心:放下偏見,超越出身,跨越族群。我想與大家分享我的夢想、挫敗,與信仰。」